无诗的诗意——张望的水墨艺术_艺术家资讯_雅昌

日期:2020-02-12编辑作者:艺术

艺术史表明,艺术发展的总体轨迹或轮廓,无一不体现为一种由精神逐步溢出物质的主观的、情绪化的特点,特别是在现代艺术中,它一方面颠覆了传统诗意的天然性和历史意识,远离了对大地的记忆和心灵的桎梏,并在一种穿越的状态中,表达失衡与断裂、速度与动感的现代日常经验,另一方面,由日常经验而来的日常语言,更体现为一种感觉的特点和拒绝诗意的风格,它们由语言日常性的无诗的诗意,虚拟着人与生活的联系。

在这里,艺术本质被重新改写,并获得了异质的、另类的、自在的品格,它的审美取向、艺术追求,乃至原创性都来自日常生活的感受和体验,来自对经验世界的陌生化和对生命存在的别样领悟。

张望以水墨倾城命名的水墨新作,表现为一种技巧隐匿,却向感觉开放,向日常生活叩问与寻找的努力和生成的可能性,显然,他不在乎语言的本真与原初,而只求语言的随意与伸展;这是张望独有的艺术表现方式,即在无诗的诗意中,让人们洞见日常生活常态中的本真与心情,尽管他选择并确定了自己的取向与目标,但他仍关注并热衷于具体的、在场的、新鲜的日常生活的感受和发现。

张望作品表明,艺术的价值在于,永远在一个过程中,它穿越无诗的物性地带,找寻那种个人性的情绪与感受,直视非常日常的时代与生活,欲以此为创作题旨和艺术追求,无疑是对心灵质地与智慧情思的检验。而在水墨倾城的系列作品中,其形式、语言、笔墨、气息所昭示的,则是让语言创造语言、让笔墨创造笔墨、让艺术创造自身显然,画家以所谓绘画身身的重写,即绘画存在的再生、蜕变、对应、同义反复与再创造,成就了无诗的诗意自身;在作品中,表现的就是这样一种精神感应。

在有限之中表现情绪的氤氲与弥漫,实际上也是无限度的,一个阶段以来,张望一直在诠释着同一个日常生活情态主题,又是同一代人的情绪、情感的视觉转换与表达、深化、扩展,它们回到起点,又走向新的可能。

水墨倾城,作为一个总主题,却不是一个传统的、抒情的、唯美的女性题材作品,尽管它分别为月系列、蝶系列、城色系列、泉系列与窗系列,题旨聚焦在当下青春女性的日常生活情态、情绪、情感,乃至情思之中,在不事声张与不露声色中,凸显出迷惘般的含蓄,画家捕捉到这一生活常态及青春女性的内心情感,重点不在外在形态和表象的环境氛围营造,而在凝结稍纵即逝的零星飘忽意绪、内心情结、怅惘愁怨和哀叹,这种当代人的、普遍的、杂多的状态当然有其整一性,譬如水墨倾城之月系列、蝶系列、城色系列、泉系列和窗系列中的不同青春女性意象,在不同处境、不同境遇、不同情怀、不同思绪与不同形式表现的选择中,凝聚为一个具体确定性的意绪取向和情境氛围,即一种迷惘的情绪和无诗意的常态生活,她们没有怎样的理想,也不强调明确的情感思绪,而以朦胧、淡漠、冷寂、模糊不清的神色情态指向共同的迷惘,这是画家在日常心态中看待无诗意生活时的瞬间凝定,并在其中发现一种情绪化的、隐蔽的、个人化的诗性的东西,它是从内心深处走向外部世界与生活现象的自然流露,其直接的结果是撷取了一种难以捕捉的、不确定、也不完整的,且模糊不清的,暗含着焦虑的时代精神印迹。

就此而言,《水墨倾城》的创作初衷,在表现上有一个格外明确的目标,那就是画家非常清醒地要求自己,去传统笔墨的因循守旧,画出廿一世纪意义上的城市生活情境与当代人无诗意的存在;理由很简单如今的时代,终于让画家在表现城市时,具备了必要的生命经验和情感储备,因此,必然导致此前西方现代艺术的某些形式手法,变得不洽切或离题太远,生成一种张冠李戴与削足适履的感觉,而我们基于农业文明所积攒的笔墨财富,已渐次显得苍白与无效;这个时代的巨变,以颠覆和消解为发展特征,既往的、经典性的艺术经验,很难令人满意地描述出我们在新境遇下的新状态。变与不变本来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因为变与不变的现实根基,已经使得我们在结构作品时产生了新的范式和取向,乃至新的美学况味的需要;其次,更为重要的是,当我们以新的要素结构水墨人物文本时,最终又必须,也只能回归和落实到人的主题与阐释,以及情绪、精神、心态的表现上,这正是张望目前要做的和正在做的。

百年来的新中国画运动,在某种意义上,是始于这一艺术亘古的要义上的;因此,如何以笔墨的方式,以今天的方式,来呼应艺术伟大的精神传统?已成为今天艺术创作的使命。毋庸置疑,时代巨变带给每个人的冲击与震憾都是前所未有的,每个人都必然要重新面对,张望多年来的创作与作品中的青春女性正是这样一个迷惘的群体,但是,如果我们认同时代的发展与进步,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方向性趋势,我们对此就不应过分沮丧;不言而喻的是,在艺术表现中,有没有这种自觉,能不能在意识中比较清醒地让自己的作品与时代相关联,并且以符合艺术规律的创作,给予她们某些温暖的劝慰,已成为画家的责任和艺术创作内涵。

在这个意义上,张望在《水墨倾城》系列作品中,表现的正是这样的思考、企盼与憧憬,它们震颤在当下一个个年轻的灵魂里。

在张望笔下,迷惘,是自在、从容与淡漠中的一种普遍性的弥漫与笼罩;对这种当下心态表现而言,它是一个不确定的密码,它是打开心扉的钥匙,让我们看到画家并不刻意于过于夸张、扭曲与变形的造型和过于丰富的表情、神色与容颜,可以说,画家作品中的女性,无一不是知识型与书卷气的淑女,她们神色娟秀、恬淡和都市女性的优雅;不论是独自的私密空间,如月系列中的诸多作品,还是活动在公共空间,如城色系列中的诸多作品,以及窗系列中的闲适等,许多具体表现,都以优美流畅的线条和笔调,为我们揭示作品题旨与内蕴,在亦动亦静、陈旨婉曲中彰显了画家细腻的表达。

张望的当代青春女性为主题的水墨人物作品,基本以静态人物为主,以青春女性的淡漠、优雅、闲适折射出一种阴柔之美,被表现为笔墨的气形质具,谐畅而感性,并在单纯、简洁的背景中,由感性的形式,导向人性的更深层次和更高层次的叩问,寄兴深微。

迷惘,是当代人在历史转折中,特别是年轻一代在价值丧失

与建构的双向过程中特定的情绪表现,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它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意绪的弥散;张望以此为艺术主题和形式语言创造,无疑是对自己艺术能力、感受能力与表现能力的挑战;但是,他成功的确定并表达了迷惘的模糊意蕴与青春女性意象感觉上的对应,以及相辅相成,共同推动了情绪、意蕴向前发展。

细读作品,我们发现,文本结构在黑、白、灰三个色调之间进行演绎与运行,并与线条结合,形成舒放有致、聚散自如的平面化空间文本,淡墨平涂的背景空间在色阶的变化、排列中,漾溢着宁静与安详,虽不勉透出忧郁与寂寥,然而这种形式与情绪的创造,是不可忽视的,因为,在画面与观者之间似乎有一种距离,目的不是让人置身其间,也不是再现某一种现实场景,而是对一种情绪的捕捉和无诗的诗意发现,在恍惚迷离中,让人物情绪并不显性地显示出来,往往因为诗意的不在场而若隐若现,造成层次渐趋明晰,使笔触所至可以从容旁及多维线索,在不知不觉中扩充容量,营造出一种带有静观意味的张力,有效强化了作品的形式、语言魅力。

表现现代生活中的人及其情绪,是张望的长处与优势,他运用丰富的开放、变异和舒缓、平静的曲线结构,以及并非单一思考维度,在人物与环境的若即若离关系和无所依凭等心不在焉的表现,产生四处引发的画面效果,以多维的杳茫、直觉、感性来取代中心情节设置与焦点思维导向,从而透示出年轻一代的真实心绪与心路历程,成功的揭示了新一代的精神面貌与感觉。

在几乎所有作品中,都没有故事、情节与冲突的刻意设计,画家注重的是空间占位与安排、情绪的把握,以及呈现情绪的背景及其必然关系,其中,笔墨语言的情绪化是至关重要的,显示了张望驾驭语言的娴熟和老到,我们看到画家努力在笔墨抒写中,发挥水墨材质、笔墨形式与平面空间三要素的相互作用,使画面意象及其关系更具情绪的抒写性和虚拟性,乃至非客观的主观特点;画面平面空间中的青春女性与半抽象的写意情境,在若离若即与有意无意之间被赋予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意象特质与氛围。画家着意表现平面空间中城市与人的平面感和扁平的人性意蕴,以及时代的普遍性虚脱,平静之中暗含着焦虑,单纯之中暗含着光怪陆离,它折射的是时代的混沌感、失落感的必然结果因此,迷惘即无诗的诗意。

尽管如此,画面中人物、情境表现的平静、忧郁、冷寂与落寞,飘荡着现代意义的谜一样的意味,显示出的却是画家在艺术思考的深入和语言运用上的圆熟老练与不露痕迹。

不难看出,张望这样的当代画家,主观感觉是他真实的存在,即始终保持内省与情绪化的状态,用以思考当下、人的自身价值,这就是张望的艺术姿态,也是他看世界的视角。

画家笔下的青春女性,看似自怜自爱、迷惘冷漠,却潜藏着一种锐利的东西,它不像现实主义主题叙事再现那样惊天动地,主题宏大,情节集中,场面繁复,而以内心深化为结果,以自我探索与思悟为主线,它没有热情似火的浅薄,更注重于青春阶段心灵经历的表现,一方面它是一种必然,一方面又以漠然的形式给以独特的意义,就此而言,张望成功地为作品注入了迷惘这一难以捕捉的元素。

显然,张望形成了自己的美学风格,在孤独的人物意象中,营造孤芳自赏的美感,在束之高阁中,把自己封存在绝对个人的空间里,使情绪化的、个人内心的情调油然而生。

在这里,日常生活的常态与超越性幻想进行对峙,逃脱日常性,疏离生活的表象与物态化,成为特定的姿态;只要置身于人物与情境的整体氛围中,必然感觉到沉静的内心、内省的力量,而思考与感悟作为个人自身的价值,在此中起着寻索精神家园的作用,画家的苦心孤诣在此可见一斑。

作品的一般性特征,确实有些封闭,生活面也不特别开阔,但它们足以让人领略到一种当下的特殊的个人生活经验和独特情绪感觉营造的艺术风格,这正是画家在感觉、意象和造境方面的精英意识所在,以及非同寻常的艺术表现力。画家笔下,青春女性的含蓄、冷漠与孤芳自赏,就艺术表达的纯粹性而言,是极为美妙的,随处可见他对笔墨语言与形式创意的锤炼功夫。作品中人物意象多在朦胧感、模糊感和含蓄的感觉中得以显现,特别是孤独心理氛围的营造与漫漶,以及特定场景的单纯展现,都显示了画家相当好的艺术感觉和敏锐的体察能力。

张望笔下的青春女性及其迷惘的感觉表达是非常独到的,正是这种感觉支持了他对那种氛围、情调场景乃至色调的表现;面对当下,外部现象繁复庞杂,时间容量的波谲云诡、目不暇接的现状,让他透过表象看到了本质,所以,在创作中他坚持主观化感觉和主观体验,让感觉在平静、冷漠的画面中活跃起来,在看似无诗的画面中,感觉在瞬间无限蔓延伸展,使瞬间场景,虽然单纯、简洁,却精致、奇妙而不可思议,有限画面空间、意象在感觉中显得奇特与超然,令人想入非非,任思绪漫游,给人以极深印象。

无疑,这种平静、淡漠的怪异,给人一种遗世独立的灵感。

当下生活没有内在性,没有深度,怎么办?这是经典艺术家们不屑于去面对的问题,但这正是张望艺术表现的出发点。去发掘无诗生活的诗意,并把它们结构为陌生化和不知可否的视觉图象,让人产生当下的生活似乎出现了问题的疑问;张望的这种艺术手法显然受到了现代艺术关注人和人的内心的影响,把传统的主题阐释和再现模式改换为内心反省和意绪氤氲的表达;在他这里,对无诗生活的观望,让人与情境聚合在一起,进行整合,显示了画家对当代生活的认知和解析的能力与达到的深度。

在无诗的时代,艺术家最高的心愿是什么呢?便是在虚妄的生活表象中发掘生活的本质;重要的是,表象化的当下淹没了曾经的诗性,但是张望的作品不是批判式和分析式的,而是呈现式的,他对当下生活现场主观与情绪化的呈现,展示出那些参差不齐的外在形态,其实也是对当下生活击穿的一种方式,并在不露声色中隐藏着些许的诗意。

无诗的当下,及其溢出的迷惘意绪,是张望创作的一个支点,一个阿基米德式的支点,他需要这个支点,让自己艺术折射出一代人的精神象征,因为在当下,艺术需要借助一种反常与颠覆来获取表现生活的快感,无疑,张望的创作当属此类。

张望的作品,在事实上追求的是本质的表现,即直接面对本质,不加掩饰,不留余地;他艺术的本质就是迷惘,至少他理解的青春女性生活的本质就是迷惘当然,这不一定是生活的全部内容,却无疑是最根本与最本质的内容。

张望关注日常生活的寻常情态,在寻常生活环节中找到趣味,这是张望非同凡响之处。

张望把情绪作为自己艺术的出发点、轴心和精神源泉。譬如,在《水墨倾城月系列之月牙》中,将现实人生与人性经过融合与变化,书写了青春生命迷惘的情态与无法逾越的精神障碍;画家以色块的构成为主,以大面积淡墨与夜空的灰兰色的同一色度,主导着画面空间,并烘托着葡卧着的沉思少女,在毫无激情与情绪波澜的环境中,少女闲适、舒缓身姿的线条,将有限画面编织成线面结合、曲直变化的空间图景,画面单纯、简洁又富于趣味,人与环境在看似无联系中有着内在联系,半裸的女子、灰色的土地、兰灰色夜空、墨黑的猫、月晕中的弦月展示了一种形而上的超越现实的荒诞情景,冷漠又无表情的女子,匍匐在土地上,寓意着心灵与现实的对话,画面的静态处理,却内含着节律的起伏,给人以无边无际的空濛感;这里似乎没有期待,既是一种无奈,又是出于现实考虑的自我放逐,在有限空间中表现了一个纯粹的、回到精神世界、回到自我意识深处的可能性;此岸与不可知的彼岸,在此只有一步之遥,在冷静的沉思默想中,惟有空灵的氛围成为最好的精神超越方式。

作品中的大面积墨色平涂与符号化意象,都深具喻示性和象征意义,人物意象则在写意表现性的笔意与线条中,强调形神兼备与似与不似的魅力,淡墨线条对女性躯体或绰约身姿的表现,在转折顿挫、中锋侧锋与婉转伸延中,见出笔型的娴熟,笔性的敏感和笔法的情绪化运用,在流畅中见出节奏、韵律与力度的范式变化与控制,表明精微的笔墨品格在这里取代了大起大落的笔墨;《月系列之满月》是这样,《蝶系列之蝶午》、《蝶系列之蝶艺》、《城色系列之丽影》、《城色系列之蝶变》与《大市景》、《泉系列》、《窗系列》等都是这样的线、面、墨、色结合的疏淡之作,弥漫着一种当下独具的沉思默想和冷漠含蓄,既面对现实,又伸展向非现实的区域,平静、漠然、空濛、含蓄又不失意味;画面中的意蕴无不指向此在的瞬间感觉,在其中不难看到,以画家一贯的写意唯美风格为特征,其平静、含蓄的手法,表现的是人生的真实本质,但前提是一切都在当下时代背景中进行演绎。

张望的水墨作品,越来越单纯,也越来越精湛,越来越简洁,也越来越含蓄,其中对细节的把握充满了智慧与玄机,如画面中夜空中的月亮、女性躯体旁的精灵般的黑猫,以及相关的山川、树木、河流与花草等,营造的神秘感与极简主义的简约、精炼,甚至象征主义与表现主义的精神性寓意与所指,都显示出暗藏的机锋和寓意,在机敏中,细节意象符号的选择与创意为无诗的画面增添了诗意。

细读作品,我们感受到平淡意象中的优美女性体态的流畅节奏与优美线条的韵律起伏,时尚文化中的优雅与冷艳元素,细节意象的精湛与玄机等,无疑,在笔墨、线条与色彩的精心推敲中,东方式的想像被温情脉脉地放大了,东方的静之美意蕴带着复古的共同记忆,在当下背景中如此无可争议地显示了无诗的诗意,并让后现代的时尚黯然失色。

张望的作品始终把东西方两种经验糅合在一起,一些世俗化的日常事实与浪漫的东方美感合于一体,形成新质;值得注意的是,西方现代艺术经验,在他作品中不断被象征意义的中国元素,将其解构,以此产生情绪的快感;在前述作品中,可以看到,每个意象、每个细节都闪现着画家的睿智,那些人生的或人性的思绪、情调在意象之间跳跃,氤氲弥漫。张望的作品,已经完全摆脱了传统中国画的范型,也不同于西方现代艺术,他的显著特点是:笔墨的个人化与情绪性,没有多余的氛围,无须铺垫,专注于情绪与特定意蕴在意象与笔墨中的呈现。

张望的作品以东西方艺术的反差经验去折叠、击碎,然后重组、整合这些意象与细节,进行有限空间的布局与铺排,他运用此种法则显得尤为得心应手,因此,他总是反抗整体性,抗拒结构宏伟的叙事手法,让意象的个别特征得以密集呈示,在稍纵即逝的飘忽不定中,意象、形式、笔墨闪耀出意绪、情感的光亮和精微的感觉。

这是一个由个人化表现、情绪性抒写、当下氛围相互缠绕纠结的状态,画家并不是以一种艺术可能到另一种艺术可能的转换,而仅仅是在意象与笔墨之间,此在和彼在之间,完成语境和语言的转换,意象与笔墨的活力来自被扩大了的语言与现实存在两个要素,在情绪的轴心上汇聚并完成了转折,从浮华的抒情转向了对事物、语言的思考与呈现。

张望近年的创作,矢志于创造一种迷惘之美,并在笔墨语言运用上化险为夷,而他所营造的那种平静、冷漠与无诗的诗意正是这一代人心灵的慰藉与写照。

一个由外向内转的画家,他其实并不是割断自己与生活的关系,而是要把他和生活的关系通过心灵,通过自己的精神世界的中介环节转换后给以表达。

张望的《水墨倾城》一类作品,看上去都是关于都市青春女性的私密生活与生活侧面中情绪化的东西,但它所折射的恰恰是时代与现实社会的普遍性的问题。不过,张望的男性视角也是显而易见的,与此同时,他在当下人文精神普遍疲软的状态下,站在精英立场上,关注女性主题,主动转向对众生与存在的思考与表现,并从大地升腾起的天地元气中吸取从容自然的生命形态,在诉诸于个人性话语来表达自己的感受时,仍然高擎纯粹的精神旗帜,尝试着以艺术和审美的方式努力于自我救赎。这种努力在现实层面上采取了低调的姿态它回避与现实世界的直接冲突,却以张扬个性化的情绪风格来表达一种关怀,用以重新拾起被时代挤压的精神话语。

在《水墨倾城》一类作品中,保持着画家一以贯之的风格,既不回避现实世界,也不积极参与现实世界,而是借用现实世界的材料与元素建造精神之塔,用现实的感受和体悟去书写虚构的意象景观,这种对本来意义的寻求,实际上乃是对现实世界的重塑。

张望的艺术创造全然依赖于自己的个人经验创造出绘画的生命之美,一开始就在美学上接近和把握了那些秘而不宣的经验。这种坦然与独特,在画家笔下成为感情的净化和人类的健全精神的表达。

张望本质上是位抒情气质极强的画家,在本性上偏爱结构的散漫、形式的平淡、语言的自由,因为,在形式选择与素材剪裁中他总是有意或无意的颠覆理性逻辑关系与古典抒情美感,而他的构思与创意几乎没有一次来自完整的故事与情节叙述,多是些感觉式体验、感受、领悟与记忆中闪烁的女性意象及其情绪飘忽和无意识表现片断。

作为学院派画家,张望的学术背景,使他必然地坚持精英立场,去面对当代世界,思考现实人生生活,并在艺术表现上特立独行。他以迷惘之美建立了无诗的诗意与言与象的互在和象征性;他作品的成熟,标志了当代绘画的一种分野绘画从社会化转向了个人化与审美化,以表现为主,以感觉为特征,而不是以再现和叙事为主,在明显地走向个人化和情绪化的过程中,带有鲜明的内心化色彩,他要表现的是,当代人面对当代世界时,内心所激起的反映。

张望的创作独辟蹊径,且渐行渐远,多年的锤炼,使他的艺术融入到百年新中国画运动的大潮之中,并以独特的美学风格成为时代的风标。

在他为我们创造的新精神载体中,我们不但看到人与世界关系的丰富和复杂,也看到了开阔的前景。

本文由五分时时彩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无诗的诗意——张望的水墨艺术_艺术家资讯_雅昌

关键词:

笔墨新语境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张望为人赤诚,个性和蔼,对章程执著。他以朴实的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画人物根底和现代的笔墨观念辛苦而富有作用...

详细>>

于水墨进程上踏出造物于新的一步_艺术家资讯

艺术评论者最为重要的本职之一,就是揭示艺术家作品价值的真正蕴含,进而准确地定位艺术家于当代美术进程上作...

详细>>

薛广陈的中国式风景——读薛广陈作品有感_艺术

《中国式风景》是薛广陈一幅作品的题目。以此作为展览的名称,一是因为这幅作品标志着艺术家独创性艺术风格的...

详细>>

创作感受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全国美展作品《悠然自得》 高180cm 宽96cm 水墨设色 2014年 我在此画的构思与创作中,由於性喜自由自在与随意,所以...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