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水墨进程上踏出造物于新的一步_艺术家资讯

日期:2020-02-12编辑作者:艺术

艺术评论者最为重要的本职之一,就是揭示艺术家作品价值的真正蕴含,进而准确地定位艺术家于当代美术进程上作为与地位。而笔墨、线条、意境作为传承已久的传统水墨绘画艺术精髓,自然也顺理成章地就成为了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艺术评论者们用以阐释水墨作品价值时,百试不爽可以不变应万变的法宝,甚至为了不断增加功效,艺术评论者们会不断尝试去寻找崭新的诠释角度与审美解读的眼光古代到现代,从西方到东方,从六法到现实主义,从吴带当风到当代艺术,从天人合一到古希腊哲学,从中国传统文化的精义到西方后现代主义的反讽等等。

但找来的文字不是历史,传承了精髓不等于前行。纵观世界艺术史,20世纪的中西方近现代美术之所以能各自的艺术进程中被尊为经典,最大的原因就是近现代在中西方各自的美术史中,都是标志快速发展与剧烈革新的章节。而进入21世纪之后,水墨画坛也呈现了百家争鸣景象,但就快速发展与剧烈革新的角度而言,无论是新文人画的影响也好,还是新水墨贡献也罢,相比西方新世纪当代艺术圈内各类思潮与派系不亚于上个世纪的争锋斗艳,其对当代美术进程的影响与推动意义似乎逊上许些。这就是为什么艺术评论者们怎样地旁征博引甚至把弄文字,都很难突破笔墨、线条、意境这万卷不离其宗的圈子,并非是普天下的评论家们都陷入江郎才尽的窘境,而是任何新艺术评论基础都是新作品艺术评论真正需求的,或者说当代美术发展进程真正诉求的,是艺术家要率先迈出那造物于新的一步。

事实上,艺术评论在时间顺次上的后知后觉属性,往往也会给艺术家在大胆革新的最初,带来阻力的效果。这就是为什么真正杰出的艺术家,在具备精湛艺术水准与造诣的同时,还要具备坚持自己艺术理念的深度执拗。在今天,我们再清楚不过印象派于整个西方美术史上地位与价值,但这个因莫奈作品《日出印象》而得名的画派在诞生伊始,无论是马奈、莫奈、雷诺阿、毕沙罗、德加,任意一个在今天被尊为经典的名字,在当时都要地面对如潮的批评。莫奈对自然的一切描绘都必须在现场完成的理念革新,要求艺术家彻底改变长久以来的作画习惯与技法,在浮云掠过太阳时,在阵风吹乱水中倒影时,画家想要抓住这稍纵即逝的美妙,就没有时间去调配色彩,并一本正经地将色彩一层层地画到打好的底色上,而是必须要疾挥画笔把颜色直接涂上画布,为的是追求整幅画的效果,而不是顾及枝节细部。《印象日出》就是按照这样的观念画出来的透过晨雾的港湾景色,而这种缺乏装饰、外表草率的颠覆性的画法马上引得当时艺术评论界的集体跳脚。一位批评家觉得以为瞬间的印象就足以成为一幅画简直可笑之极,并嘲讽地称呼这些艺术家为印象主义者在今天整个西方世界都要感谢他创造了美术史上最经典的字眼。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也许在未来的某日我们也要如是感谢张望在今天颠覆性的水墨实践的原因。

纵观张望整个至今为止的绘画历程,其最大的特征就是在其作品不断发生变化的每个阶段,横向比对当时中国画坛的水墨风气与潮流,其都会明显独树一帜的革新面貌与效果被呈现出来,无论是水墨技法的创新、现代题材的使用、个人符号的确立、当代观念的流露等等,张望都似乎习惯在同时期水墨创作者尝试之前就开始着有成果的实践,从晕染笔墨制造西画的明暗效果到关注城市题材体现当代观念深度,从确立由笔触细节到整体形象都极富个人符号色彩的水墨形式,到建立从画面效果到精神内涵都自然统一的独立而系统的水墨语言,每每当水墨画坛从震惊到争论、从争论到接受、从接受到效仿、从效仿到流行地习惯了上一次张望的革新之举时,其新一次的水墨实践却已然又以革新的面貌出现在画坛面前,再一次进入到震惊、争论、接受、效仿、流行的轮回。

所以再一次面对张望新推出颠覆性作品时,习惯的力量让我在艺术接受的上然耳目一新的感觉依然强烈,但却丝毫没有震惊的感觉了。

表面上,这一次被张望玩转的是其以往水墨作品的整体构图、线面处理、空间效果,以及色墨在对立间的契合效果、留白技法的颠覆性使用等等,但如果我们暂时忘却这些所谓的形式、技法、介质、效果,仅是做观画本身,那么我们马上被带入到张望所营造的观念性意境其中。强烈观念感的传递与显现是当代艺术长久以来的精髓之一,而同为传统精髓意境也被很多水墨艺术家认为是画作的灵魂所在,但观念往往依靠目的性明确的内容、形式、构图搭配以及色彩、空间、笔触等典型的西画效果中凸显,而意境而要在特质性的题材、色墨、线条设置以及晕染、勾勒、留白等经典的国画效果中营造,但张望就是以超现实主义大师达利的梦幻与现实的统一才是绝对的真实一般的神奇,让鲜明的当代观念与浓郁的水墨意境相得益彰,天成自然透视的空间里依卧着线条曼妙少女,飘逸的裙摆下探出的光脚会踏上气韵混沌又色彩鲜明的天地交接,几何线面的城市一角与山峦叠嶂间,抽象的人与具象马用空洞的留白拼接,而墨色晕染的线条在隔开他们沉默的同时又将他们的神念容纳在一起,仿佛神交已久,而无实质的表情又告诉我们一切未必都真的发生。

到此,我们已经很难再分辨光与影、墨与色、线与形、方式与技法、东方与西方,画即为世界,情感即为观念,思想即为精神,在张望这一次水墨革新所营造的艺术世界里,不同的观赏者都很容易能找到不同心灵诉求的契合点,虽然会有着千姿百态仁者见仁的不同感悟,但相同的却是,无差别的强烈精神共鸣。这边是张望最近水墨作品的最大的看点:让艺术本质的传达跨越东方与西方、形制与表现、观念与意境的桎梏与鸿沟,无差别地展现在无地域之分的人们的心灵面前。

再回到艺术评论的话题,张望一如既往地在水墨画进程上又迈出了造物于新的坚实一步,我们也许可以很好地在梳理其一路走来时的革新足迹,却很难预判下一创造之步的落点与方向,可这又怎能不是张望最让人期待之初呢?

作者为文化部《艺术市场》杂志总策划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

本文由五分时时彩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于水墨进程上踏出造物于新的一步_艺术家资讯

关键词:

笔墨新语境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张望为人赤诚,个性和蔼,对章程执著。他以朴实的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画人物根底和现代的笔墨观念辛苦而富有作用...

详细>>

无诗的诗意——张望的水墨艺术_艺术家资讯_雅昌

艺术史表明,艺术发展的总体轨迹或轮廓,无一不体现为一种由精神逐步溢出物质的主观的、情绪化的特点,特别是...

详细>>

薛广陈的中国式风景——读薛广陈作品有感_艺术

《中国式风景》是薛广陈一幅作品的题目。以此作为展览的名称,一是因为这幅作品标志着艺术家独创性艺术风格的...

详细>>

创作感受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全国美展作品《悠然自得》 高180cm 宽96cm 水墨设色 2014年 我在此画的构思与创作中,由於性喜自由自在与随意,所以...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