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望绘画艺术——水墨风尚与东方既白_艺术家资

日期:2020-02-12编辑作者:艺术

长久以来我一直坚持的论调是:作品所呈现出的艺术观念与天赋的优劣是判断一位艺术家真正艺术造诣与功力的重要因素;从确立零散但独到的艺术符号进化到拥有至完整而独立的艺术语言是判断一位艺术家名头得以确立重要标志;是否能引领与代表所处时代的艺术风尚是衡量一位艺术家与当代美术进程上的价值与地位的重要标准。而风尚的本质就是一个时代社会集体精神诉求,它标示了一个时代审美的极致、思潮的精髓、哲学的范式。而事实上,任何在人类文明史上耀眼的艺术造就,无不是吐纳着逾越时代的气息,在属于自己的历史段落上演绎先锋与前卫,无所不用其极地完成引领与代表时代风尚使命的代表。

所以在中国当下,无论是笔墨当随时代的中国书画也好,还是发生在当下的艺术的当代艺术也罢,属于这个时代的艺术造就,就必然要服务于这个时代的精神,这就是为什么是否能引领与代表时代风尚可以作为无差别地衡量所有当代艺术家的标志。就这一点而言,徐悲鸿的油画体系与林枫眠的西画运动,吴冠中的油画意境与陈逸飞的油墨视觉;蒋兆和的干笔形体与黄胄速写线条,何家英的工笔造型与田黎明的水墨光影,无不是以时代新貌式地掀起一股艺术风尚,而在时代美术进程上落下光彩的代表。

而我现在面对的,不正是一场正在掀起的水墨新貌的风尚新潮吗?

以上便是我在看到张望的当代水墨新作时,涌入脑海的思绪。尽管早已习惯了张望不断地以超越画坛时下风潮的艺术面貌,来冲击我们对艺术流行认知,但当张望再一次推出全新的当代水墨新作时,还要习惯性地震惊不已。

事实上,系统梳理张望的艺术脉络与对应时期的画坛流行风潮就不难发现,张望艺术成就最大的标志之一,远不是敢为天下先地率先尝试各种创新的魄力,而是在大多数人仍在尝试时,他便已经拿出了实践性的成果的实力:当效仿田黎明的水墨光晕效果大肆流行时,张望仅靠重设单线条中的水墨关系,就能营造出西画的明暗光影效果;当现代题材统治了人物画坛却还抱着传统习惯性的意味与气息时,张望就已经开始以水墨为介质来讨论城市进程,进而体现当代观念的深度;当大多数艺术家开始迷恋借助西画速写、素描甚至水粉等画面效果来获取人物绘画新颖的形制与风格时,张望就已经在不断地涉猎不同时期、地域、文化语境下的艺术形式与风格中,确立了由笔触细节到整体形象都极富个人色彩的水墨符号。

而今天,当新水墨、新工笔的国画当代艺术化的风潮正席卷画坛,大批艺术家开始追赶所谓当代性精神内涵的风貌与形式时,张望又通过一批触及当代精神实质水墨新作,树立了自己从画面效果到精神内涵都自然统一全新的当代水墨语言,因为从这些作品中不难看出,张望注重或打破的形式、创新或综合的技巧、创造或革新的符号、秉承或传达的观念,事实上都是基于他对当下社会生活的感受与思考,进行的当代性创作的结果。

但问题在于,何为当代性?马蒂斯在1905年展出自己形象及其简单且色彩及其鲜艳大胆的作品时,被评论为简直是野兽,于是西方美术史上著名的新艺术象征主义的画派野兽派诞生了。马蒂斯以生硬的线条、大胆的构图、杂揉的不和谐颜色追求色彩的烈度以表达自己强烈的感受,如此一反常理的做法超越与颠覆了当时的画坛潮流,当代性十足,但其实质是跨越性地对当下的审美习惯进行质疑与反思,进而开拓与创新。当代性从来不会无中生有,事实上它要比大多数思潮更贴近时代现实,或者说,当代性要求艺术家必须对所处时代的艺术风尚以诠释、社会现实以反映、人文精神以放矢、文化语境以反思,进而从艺术形式延伸到精神与哲学层面的造物于新,所以当代性从来都是历史革新者的标签。

如果说马蒂斯是以狂野的色彩使用和强烈的视觉冲击力,给人不合常理的感觉来颠覆潮流,张望则是以迥异于以往水墨作品的整体构图、线面处理、空间效果,以及色墨在对立间的契合效果、留白技法的创新性使用的等来创新风尚。但与给人不合常理的感觉不同的是,张望的这种颠覆恰恰会让欣赏者有着相得益彰、天成自然的和谐感,如在《风起》中:几何线面的浓墨峰峦笔直地划开纯色的天际,本是一番激烈的色彩对决,却看似不经意的留白漂染成的云朵,被置于天、山分际线黄金分割位置的处理而完美破局。而用聊聊线条勾勒曼妙身材的少女却以水墨围起光晕,抽象而极简,与她身下的由干湿墨痕装身的,既没骨又写意的具象马以空洞的留白拼接起来,构成了画面的主体,以及主题风起,一切都安静,吹透的却只有我空洞的心。颠覆性的设墨营造了强烈的色彩效果,催人安逸的蓝、自然洁净的白、胶着争斗的黑,水墨的自然晕染与西画的色彩对比浑然一体。颠覆性的留白营造了微妙的透视效果,是在山下抑或在云端,是在远处抑或在面前。而颠覆性的主题与面貌却能与观赏者有着心灵契合的效果,这才是张望这位东方艺术家,将东方哲学与当代性精神内涵和谐统一的创造。所以水墨新貌,新的不是形式与面貌,而是精神与内涵。

苏东坡《前赤壁赋》曰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说的是神情忘乎间忽略的时光流转。在张望营造的水墨风尚中,不觉已驻足已久,才知所谓艺术作品精神的实质,就是基于艺术本质的感染与共鸣,发人思考的能力以及触人灵魂的力量。

纵观当下中国艺术圈,恰恰是有太多的艺术家在拘泥于艺术繁复的形式、技巧、题材、情绪、符号等,忽略了艺术本身可以反映现实与文化,触及思想与灵魂的本质,这些作品仅仅是具备当代性的形制,却没有当代性的内涵与意义。希望张望能继续在他的新作里,进一步以崭新的水墨风貌诠释东方当代精神,给予我们当下浮躁而乏神的画坛,以东方既白的一缕晨光。

作者为文化部《艺术市场》杂志总策划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

本文由五分时时彩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张望绘画艺术——水墨风尚与东方既白_艺术家资

关键词:

笔墨新语境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张望为人赤诚,个性和蔼,对章程执著。他以朴实的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画人物根底和现代的笔墨观念辛苦而富有作用...

详细>>

于水墨进程上踏出造物于新的一步_艺术家资讯

艺术评论者最为重要的本职之一,就是揭示艺术家作品价值的真正蕴含,进而准确地定位艺术家于当代美术进程上作...

详细>>

无诗的诗意——张望的水墨艺术_艺术家资讯_雅昌

艺术史表明,艺术发展的总体轨迹或轮廓,无一不体现为一种由精神逐步溢出物质的主观的、情绪化的特点,特别是...

详细>>

薛广陈的中国式风景——读薛广陈作品有感_艺术

《中国式风景》是薛广陈一幅作品的题目。以此作为展览的名称,一是因为这幅作品标志着艺术家独创性艺术风格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