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墨像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日期:2020-02-29编辑作者:艺术

编前话:

尹默的画自成一派,墨像以香和为核心,孜孜以求中国画的真谛。

尹默先生的作品,风韵悠悠,意趣无穷,笔墨简约洗练,画风轻松雅致。尤其是他对无形的表现,无形的香,无形的风,经过画家的勾画点染,竟以有形的物象牵动观者的想象,令人依稀可以感受到清风拂面,暗香扑鼻。有无相生是之谓也。

如今,尹默先生已经进入古稀之年,但是他绘画的脚步从没有停止,反而是进入创作的第二春。七十余载的风风雨雨,汇聚了尹默先生的创作源泉,人生在世的处世哲学,加深了尹默先生的绘画内涵,尹默先生逐渐向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的创作境界进发

近日,记者来到尹默先生的画室,近观尹默先生作画。他凝神贯注,紧闭双唇,手中的笔随着身体的律动辗转腾挪,时而急如嘈嘈骤雨,时而力如刀砍斧锉,时而缓如小溪潺潺,时而轻若窃窃私语,时而放如脱缰野马,时而收若静卧羔羊。如果我们将目光只停留在尹默先生的身体上,就像欣赏一个生命舞者的一段舞蹈或是一位指挥家的一场表演。整个身体移动的线条就划过空气中的美的音符,直到整幅画面接近尾声,音符才戛然而止。整个创作过程全情一以贯之,收放自如、一气呵成,余音缭绕,美不胜收。

不知不觉中,记者就这样走进了尹默的艺术世界,走进他的内心,与尹默先生有了一次忘年的交流与思想的碰撞。

记者:从您的作画过程来看,您是个有激情的画家,在您50年从艺生涯中,这种激情一直都这么澎湃吗?

尹默:激情源于热爱,一个人的学识、博才要用情感浇注才会获得艺术生命,情是艺术之魂,艺术家只有把丰富的情感赋予万物,才能使万物息息相印,魂与魂相联,情与情相传。所以说,艺术家一生是奉献情感的一生。

记者:有一位中国画大家曾经说过,水墨画是收的艺术,是静的艺术,是和的艺术,而不是张扬个性,激发斗志的艺术,您对这句话怎么看?

尹默:收放、动静、和谐对立是一面两体,中国艺术哲学从大的方向上,是收、静、和的艺术,但是从个体造像、风格方面我们也不能埋没个性张扬,不然的话,八大、齐白石、吴冠中这种在他们那个时代来说与传统相异的绘画语言也就沉溺了。中国哲学其实是很生动灵性的,不是死板教条的,按照更准确的角度来说,中国哲学应该是适度的哲学,是一种平衡的状态,不是非此即彼。

记者:能够看出来尹默先生是位将绘画视为生命的艺术家,当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画画的?

尹默:我是纯农民出身,母亲是个巧匠,爱剪纸、做鞋、糊箱子,从小就在她身边耳濡目染,拿个小棍在地上画画。

父亲虽说是农民,但是也经常往来天津,见过一些世面,不认字,但是知道读书对一个人的影响,曾经在土改时,不要地主的农具,不要牲口,单单拉回来一车的书让我和弟弟读,所以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走上画画的道路。

我记得父亲在70岁的时候,经常来到我的住处,看看最近我画的画,点评一番,这些都会激励我一直保持着这种艺术的活力。

我一直都觉得如果不让我画画了,那我的生命就失去了意义。我就是为画画而生的。我外孙也爱画画,但是我从来不表态,要先看看他个人有没有自发力,是不是从心底里一直爱,不用别人督促才行。

记者:很多人对您的评价一个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勤奋。您对自己的座右铭也是天道酬勤,您能谈谈为什么您会为了画画这么拼命?

尹默:早期可能是源于自己的出身,没有给自己提供捷径,所以唯有勤奋才能改变命运,在学校的时候,宁可冻着点少吃点也把仅有的一点生活费用到买书和绘画材料上。

后来进入社会,除了日常起居和必要的工作之外,唯有时间与画画联系起来,才觉得没有枉费生命。当时,我任文化局局长的时候,因为经常观摩演出,就是在这个时间里,我手上绑着一个手电筒,在剧院还要边看演出边画速写,这次从艺50年的部分速写作品就是那个时候画的。

现在,我已经进入古稀之年,但是我每天仍然保持至少4个小时的创作,这个状态不是为了名利,而是对生命的一种珍惜,在自己有生之年,能够创作更多的精品力作,为后人留下些精神财富。

接下来,我会在创作的同时致力于教育培训,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下一代,为他们的成长提供一个高起点的平台。

记者:您认为勤奋对绘画有这么重要吗?

尹默:绘画就是造型艺术,塑形还要能传神。这些都需要基本功的训练,没有量的积累,不可能达到那种眼、手、心的地步,就是眼睛观察到的和心里感悟到的都需要手执笔表现出来,最怕就是眼高手低。你说,不勤奋能行吗?

学习首先要会学,闭门造车肯定不行,需要大家的引领,这就需要我们在大师的画作临摹过程中,不断吸收精华,取其技巧,集百家之长然后融会贯通,才能走出自己的路。一个麻木懒惰的人又怎能领略到这种大师力作的魅力呢,这是需要不断揣摩的。你想,这种学习没有时间的积累,没有量的积累,这些知识技巧怎么能进入你的大脑?

技巧成熟的时候,需要创作一些精品,又何尝不是勤奋的结果,当一种想法萦绕在头脑中的时候和这种想法完美展现在作品之间肯定有一个过程,不断尝试,不断否定,不断出新,才能出现一个精品系列。中间浪费多少纸张、多少笔墨只有画家自己知道。

勤奋就是一种态度,不管我们从事什么职业,要想有点小成绩,没有勤奋肯定是不行的,也许一时间会获得认可,但不是长久持续的,内在的功力很重要。

现在社会中,人们被一些非正常的成功冲昏了头脑,但是转过头我们精心想想,能够走得长远的还是踏踏实实打好基本功,顺应规律做事的人,违背常理的所谓成功不过是昙花一现。现在的年轻人一定注意这一点,画画千万不要哗众取宠,迎合一些低级趣味搞所谓的创作,将来肯定会搅乱艺术,最终也会害了自己。

记者:我们都知道艺术是灵感的艺术,需要天赋和悟性的,不是靠勤奋就能成才,您觉得这句话我们又该如何理解呢?

尹默:我们必须承认,艺术创作需要天赋和灵性,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更容易捕捉住艺术的魅力并加以表现。但是他和勤奋并不矛盾,单靠哪一样也不可能在艺术道路上走下去。

现在有一种风气很不好,觉得勤奋就是笨就是傻,勤奋可不是傻学,它是一种治学的态度,孔老夫子有句很著名的话:思而不学则殆,学而不思则罔。就是要求我们边干边思索,灵感就在思索中闪现,勤奋的人可能会及时抓住并表现出来,形成自己的创作,而懒惰的人即使灵感闪现也会错失良机。

记者:俗话说,四十不学艺,但是您六十岁的时候又到北京求学学艺,您当初的想法是什么?

尹默:四十不学艺指的是不学习新的技能,而我不是,只是为了重新思考一些艺术的命题。学无止境,承认无知是有知的表现,越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越信心满满,越是成熟了,反而虚怀若谷。我之所以在60岁的时候又来到艺术研究院和年轻人坐在一起学习,就是感觉艺术越钻研越觉得越博大精深,需要界定一下自己下一步的道路该往哪里走的问题。当我们在一条道路上走得久了,确实有一个阶段需要停下来梳理一番。这个梳理总结的阶段,似乎是停滞了,但也是为了更好地走下去。我一直觉得,这个阶段如果没有静心沉思的自控能力,凭老本吃饭,就很可能走下坡路。

这次学习,通过学友之间的对比、切磋,陈绶祥先生的点拨、启语,使我不断去思考、去感悟。

传统是我一直以来都认定的本源,我一直没有放弃,但是继承传统不是学生阶段就能完成的事,而是一辈子的事。通过这个阶段的学习,我更加坚信,传统文化是中国画的灵魂与底蕴,缺少了这一根基,中国画就会失去原有的生机与活力。对于自己60岁的这次学习,跟周围的人笑称是60方醒啊。

我这个人确实有股不耻下问的劲头,只要自己愿意学而又不懂的事情,即便讨教比我年纪少的朋友或者教授,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知识和学问太浩瀚了,一个人不可能穷尽所有的知识,只能随用随学,随学随问,正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嘛。

记者:所以就有了您的堂号老学堂,是吗?那您又怎么看待传统与创新这个命题呢?

尹默:是的,这是在艺术研究院的教授、我的老师陈绶祥给我起的堂名,我自己也很喜欢,就将自己的书斋取名老学堂了。

传统与创新也是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不能取此舍彼。传统是血脉、是树根,创新是枝叶,岁岁年年不同而已。作为艺术工作者,只继承传统那是工匠,不能称之为艺术家,如果一味追新求异,哗众取宠,还美其名曰创新,那就是小丑,永远登不上大雅之堂。因为艺术首先是美的艺术,他的功能就是传达美的信息,是最高的哲学,它是包含了科学的真以及道德的善,才能上升为艺术的美,这三个层面不能偏废。

从艺术家个体而言,所谓创新,一个是打好艺术基本功,二是从自己人生经历和志趣爱好出发结合真善美的价值取向,才能走出自己的艺术之路,创造出自然而然、真诚独特的艺术语言。只要坚信自己的路是人间正道,时间久了,就会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并被大家所认可。

记者:现在艺术市场非常繁荣,也促进了绘画队伍的不断壮大,涌现出很多年轻的画家,市场表现也是不容忽视,作为收藏或者爱好书画的人来说,您觉得您的作品想传达的东西会和这些年轻人的绘画一样吗?

尹默:我这个人不服老,喜欢和年轻人一起交流,年轻人的生命正处于旺盛期,他们的思维也处于活跃期,所以跟他们交流,能永远了解到这个社会的现状,以及他们创新的方式,虽然有些方式,我不一定赞同,但是我非常理解和包容,因为我是从这个年纪走过来的。我自己也有很多学生,我经常跟他们说的一句话就是,不要跟我画一样的画,正如齐白石老人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就是千万别有门派之别,束缚每个人的创造力,不管艺术风格是怎样的,艺术规律的东西不可能改变,我要传授的就是这种艺术规律,我的艺术技巧,和我们面对艺术、人生的思考方法。这个很重要。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如果非要说,与中青年的时候的作品有什么不同,年轻的时候是从无意识走向有意识,而现在是回归无意识,随心所欲无所惧,直抒胸臆的自然天真情态的流露,对理念、趣味、淡泊、神气、生机、新意的追求和传达。其内核就是祛除、放下,没有刻意,无声胜有声的艺术境界。不是有句话,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我是到了见山还是山的境界,但是我还需继续攀爬修炼。我现在非常信奉什么年龄说什么话,所以这种境界无法进行比较,也就没有高下之分。

记者:尹老,您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尹默:我们现在欣喜地发现,现代人对艺术的需求越来越踊跃了,艺术创作队伍也越来越壮大,这真的是好事,但是,我们在绘画的道路上走过一段思想混乱的阶段,现在是正本清源的时候了,作为老一代艺术家,我们除了自己笔耕不辍之外,想的更多的就是为年轻人、为后人留下些什么。

传统文化是中国人的根,不可断流,我愿意为绘画和国学教育尽我绵薄之力,让更多的人即便不是从事绘画事业,也可以学会以艺术滋养自己的生命,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可做的事情还很多。

本文由五分时时彩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五十墨像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关键词:

尹默和他的丹青世界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对一个画家来说,新空气、新对象、新观念,对画风的形成起着至为关键的作用。敏于思考与对大自然的真挚爱恋,...

详细>>

天眼——读尹默和他的画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尹默不仅领悟了上天的关注,也领悟了作为人类精神羽翼的艺术要发展、要创新的真谛。 五分时时彩,艺术家对于这...

详细>>

陆俨少《杜甫诗意画百开册页》的曲折故事_艺术

江湖深更白 松竹远微青 寒风疏草木 旭日散鸡豚 陆俨少欣然同意。 1959年夏天,陆俨少为纪念杜甫诞辰1250周年,准备...

详细>>

尹默自白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默是作者的性子,吾将上下而求索是自个儿生命恒久的境况 办法的征途周围而深切,笔者所跋涉的路便是经过手中的...

详细>>